娜仁、阿荣高娃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日期:2017-08-23]   来源: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   阅读:5[字体: ]
娜仁、阿荣高娃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5)兴民初字第1657号
原告娜仁,女,1950年10月20日出生,蒙古族,住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
委托代理人刘金祥,银川市兴庆区玉皇阁北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阿荣高娃,女,1980年5月10日出生,蒙古族,住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
委托代理人刘金祥,银川市兴庆区玉皇阁北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住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
法定代表人:杨银学,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郭蕾,宁夏合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
法定代表人:白宝良,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郝世国,男,该院心血管内科主任,住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
委托代理人靳忠杰,男,该院医务科副科长,住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
原告娜仁、阿荣高娃诉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张志华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3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于2015年3月26日裁定驳回了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由审判员张志华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21日再次开庭进行了审理。诉讼中,经原告娜仁、阿荣高娃申请,本院通过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为患者沙尔扣实施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及过错参与度以及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出具的死亡通知书中关于尸检告知是否规范进行司法鉴定。后因案情复杂,本院裁定本案转入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娜仁,原告娜仁、阿荣高娃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金祥,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郭蕾,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郝世国、靳忠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娜仁、阿荣高娃诉称,患者沙尔扣生前主因发作性胸痛11年,心悸、胸闷、气短4小时,急诊入住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处接受诊疗。2014年12月10日上午,患者在向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转院途中心跳、呼吸骤停,经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原告认为,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患者的诊疗行为存在误诊、误治及医疗行为不作为。对大量心包积液的危重患者未作诊断及处置,对患有心梗的危重病人,病情尚未稳定即转院;对转诊、转院风险未有效评估,亦未告知病患及家属相关风险,导致患者在转院途中身亡。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患者死亡具有直接关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死亡通知书条款不明确、具体,存在对尸体检验的告知缺陷,导致患者家属不能真正知悉尸检对死因分析等重要意义,亦无法判断是否同意尸检,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应当承担告知缺陷的法律责任。原告作为患者家属,认为被告对患者实施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且该过错与其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为由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一、二被告共同赔偿因医疗行为过错致患者沙尔扣死亡给原告所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133381.7元(其中包括:死亡赔偿金340200元,丧葬费27228元,鉴定费8000元,交通费1465元,住宿费358元,陪护费48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总计378138元,按照30%的过错责任比例,得113441.7元,加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共计133381.7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原告娜仁、阿荣高娃围绕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一、居民身份证、户口本各一份,证明原告与患者的家庭成员关系,原告是本案适格诉讼主体。原告为非农业、牧业户口,且原告居住生活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镇。二被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
证据二、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住院病历一份,证明患者沙尔扣生前在该院接受诊疗的全过程,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治疗行为存在过错,患者死亡与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诊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二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
证据三、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影像学报告单、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超声检查报告单各一份,证明患者右肺中叶及左肺下叶炎症;心包积液;两侧胸腔积液。患者心包积液为中-大量。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且与其无关。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认为在病例中包含上述内容,原告单独出示该组证据毫无意义。
证据四、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阿荣高娃投诉回复单一份,证明患者在转院途中救护车辆发生爆胎,有贻误及时送治的情形。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且与其无关。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认为该证据与原告所诉无关,原告所诉的应当是在医院诊疗过程中发生的问题,而不是在转院途中发生的问题。
证据五、急诊病历三页,病危通知书、急救通知书、医院工作制度各一份,影像学片两张,证明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工作制度中第三十条规定,病员转院,如估计途中可能加重病情或死亡者,应留院处置,待病情稳定或危险过后,再行转院。影像学片反映的是患者在被告处检查的资料。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为该组光片与其无关,急诊病历、病危通知书、急救通知书只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医患关系,无法证明其医疗行为存在过错或患者死亡结果与其医疗行为有关,患者系入院前死亡。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认为在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发生的急救等行为与其无关,且原告举出的医院制度陈旧,早已不再执行。
证据六、鉴定费票据一张,证明原告因本次诉讼交纳鉴定费8000元。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与其无关,患者在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就诊过程经司法过错鉴定证明,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不存在医疗过错,原告将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诉至法院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该证据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
证据七、住宿费票据两张,证明原告去西安参加司法听证会产生住宿费358元。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为该证据与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无关,不予质证。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认为原告参加鉴定产生的住宿费不在诉讼赔偿范围之内。
证据八、交通费票据十一张,证明原告因治疗、鉴定产生交通费1465元。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为该证据与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无关,不予质证。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认为原告参加鉴定产生的交通费不在诉讼赔偿范围之内。
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辩称,其诊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患者的死亡与其医疗行为没有因果关系。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医疗行为符合医疗规则,履行了告知义务,告知内容清楚明确,不存在过错,患者死亡结果与其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患者系转院途中死亡,但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还是进行了积极抢救,最终原告放弃抢救。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可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西交司法鉴定中心(2015)病鉴字第185号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认为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不存在过错。该鉴定中心和其鉴定人员均具备相应资格,鉴定程序合法,结论依据充足,鉴定意见客观真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综上,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诊疗行为符合医疗规则,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围绕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病案一份,证明被告对患者沙尔扣的诊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不存在医疗过错,且患者系入院前死亡。被告的诊疗行为与患者沙尔扣的死亡后果间不具有因果关系。原告对病案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对死亡通知书的合法性不予认可,该通知书不规范,使得原告无法判断尸检的重要性及是否应当尸检。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认为该证据与其无关。
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辩称,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医疗行为符合医疗常规,原告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患者11年前就因胸痛就诊于蒙医医院。患者由于十几年冠心病、陈旧性心肌梗死、心率失常、高血压等疾病导致其心功能不全,同时又合并肺部感染,逐渐出现心包积液、胸腔积液,这是一个慢性形成过程,而不是急性心包积液。虽然超声心动图提示中-大量心包积液等,其可为诊断治疗提供一定依据,但同时又有一定局限性,具体还需要行心包穿刺术,结合患者症状、体征,综合加以分析判断。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患者的疾病诊断符合诊疗规范、治疗得当,不存在误诊、误治、放任患者疾病发展的行为。对患者进行转院治疗,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亦无过错。患者本次入院化验2次心肌酶均正常,无新发的心肌梗死,只有陈旧性心肌梗死。对于陈旧性心肌梗死,患者生命体征平稳、心率失常已纠正、心功能好转无转院禁忌。对转院行为,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已做风险评估,入院当日即对患者下达病危通知书,告知患者家属患者病情危重,患者家属在风险告知书上签字,患者也同意转院,不存在剥夺患者知情权的情况。对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西交司法鉴定中心(2015)病鉴字第185号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死亡原因的分析持支持态度,患者死亡原因符合心源性猝死,但对该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第二条认为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诊疗行为存在部分过错的结论不予认可,该结论未充分考虑当地诊疗水平,患者前后住院时间共5天,且在周末住院,限于目前治疗条件,周末不作检查,周一才做检查,患者没有出现心包压塞,因此才未做心包穿刺,且检查后即建议患者转院,转院途中患者发生心源性猝死,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无法预测该事件,属于“限于当时医疗水平难以诊疗”的情形,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该鉴定意见持有异议,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围绕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住院病例一份,证明患者在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接受诊疗的过程。原告对该证据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证明了患者在该院接受诊疗的过程。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患者在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接受治疗的过程。
本院在庭审中向原、被告出示本院通过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西交司法鉴定中心(2015)病鉴字第004号法医病理文证审查意见书一份。原告对此份审查意见书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认可该鉴定意见,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原告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与患者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为30%。被告对此份鉴定意见书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该意见书足以证明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对患者进行了相应抢救,不存在医疗过错。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该意见书认为患者死亡原因符合心源性猝死的结论持支持态度,但认为鉴定意见结论××其理由不相符合,心源性猝死是急性症状发生一小时之内导致的自然死亡,既然是自然死亡,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不应承30%的过错责任,该鉴定意见不客观;患者系离开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超过1小时后死亡,其死亡后果系其自身疾病发展所致,无法预料;该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中第2条认为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存在未对患者心包积液进行必要处理的过错,但鉴定人员充分考虑当地医疗机构诊疗水平,从地域上来说,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不具有心包穿刺的能力和水平。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原告娜仁系患者沙尔扣之妻,原告阿荣高娃系患者沙尔扣之女,均系城镇户口,住所地均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镇。患者沙尔扣生于1946年9月12日,系城镇户口,户籍所在地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2014年12月6日,患者沙尔扣以“发作性胸痛11年,心悸、胸闷、气短4小时”入住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接受治疗,心电图示:心房颤动,心率147次/分,心室内传导阻滞,前纵膈部陈旧性梗塞,异常Q波,ST-T异常。入院诊断:1、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绞痛陈旧性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心房纤颤,心功能Ⅱ级(NYHA分级);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3、陈旧性脑梗塞;4、胆囊结石;5、抑郁症;6、癫痫;7、口腔真菌感染?胸部CT提示:1、右肺中叶及左肺叶下叶炎症,2、心包积液,3、两侧胸腔积液。给予吸氧、纠正心律失常、调脂、营养心肌、改善微循环等对症治疗,患者病情有反复,家属要求转院治疗,于2014年12月10日办理出院。出院诊断:1、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绞痛陈旧性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心房纤颤,心功能Ⅱ级(NYHA分级);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3、陈旧性脑梗塞;4、胆囊结石;5、抑郁症;6、癫痫;7、肺炎。患者在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共计5天,医嘱一级护理、陪护一人。2014年12月10日16时23分,患者沙尔扣因“转院途中发发现呼吸、心跳停止五分钟”就诊于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经抢救无效于2014年12月10日16时55分死亡,诊断为:来院死亡。病历记录及死亡通知书中均有提及尸检的条款。现原告以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关于尸检内容告知不详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如所请。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原告申请,本院于2015年5月4日通过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委托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患者死亡后果××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诊疗行为有无因果关系、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对原告实施的诊疗行为有无过错、过错参与度以及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出具的死亡通知书中关于尸检告知内容是否规范进行司法鉴定。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年11月2日作出西交司法鉴定中心(2015)病鉴字第185号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鉴定意见为:患者沙尔扣死亡原因符合心源性猝死,其死亡原因主要系其自身疾病发展所致。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诊疗行为存在以下过错:该院医生对心肌梗死、心包大量积液的严重程度、发展所归、预后认识不足,未对心包积液进行必要处理;过错行为与患者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过错行为对患者死亡后果承担次要责任,过错参与度为30%。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在接诊时对患者进行了相应抢救,确认死亡后向患者家属交待了相关问题,履行了相关告知义务,不存在过错。原告因本次鉴定支付交通费1170元、住宿费358元,并向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交纳鉴定费8000元。
另查明,2015年统计的上一年度内蒙古自治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28350元/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4456元(月工资为4538元),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0251元。2015年统计的上一年度宁夏回族自治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23285元/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6811元,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8280元。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及身份证、户口本、住院病案、交通费票据、住宿费票据、司法鉴定意见书在案为凭,经开庭质证和本院审查核实,具备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原告就患者损害后果、该损害后果××医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承担证明责任。其上述举证的过程,即为进行司法过错鉴定的过程。专门鉴定机构对作出的医疗机构是否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以及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的鉴定结论,作为证据形式之一,在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具有极为重要的证明价值。
本案中,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作为医疗机构的二被告对患者沙尔扣实施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有过错、是否具有因果关系作出评价。通过该鉴定机构的分析说明,经本院审查核实可以确认以下事实:2014年12月6日,患者沙尔扣以“发作性胸痛11年,心悸、胸闷、气短4小时”入住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接受治疗,心电图示:心房颤动,心率147次/分,心室内传导阻滞,前纵膈部陈旧性梗塞,异常Q波,ST-T异常。入院诊断:1、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绞痛陈旧性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心房纤颤,心功能Ⅱ级(NYHA分级);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3、陈旧性脑梗塞;4、胆囊结石;5、抑郁症;6、癫痫;7、口腔真菌感染?胸部CT提示:1、右肺中叶及左肺叶下叶炎症,2、心包积液,3、两侧胸腔积液。给予吸氧、纠正心律失常、调脂、营养心肌、改善微循环等对症治疗,患者病情反复,家属要求转院治疗,于2014年12月10日办理出院。出院诊断:1、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绞痛陈旧性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心房纤颤,心功能Ⅱ级(NYHA分级);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3、陈旧性脑梗塞;4、胆囊结石;5、抑郁症;6、癫痫;7、肺炎。患者在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共计5天,医嘱一级护理、陪护一人。2014年12月10日16时23分,患者沙尔扣因“转院途中发现呼吸、心跳停止五分钟”就诊于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于2014年12月10日16时55分死亡,诊断为:来院死亡。病历记录及死亡通知书中均有提及尸检的条款。综合以上发病过程和临床病历资料分析,患者沙尔扣死亡原因符合心源性猝死,其死亡主要系其自身疾病发生发展所致。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在对患者沙尔扣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以下过错:该院医生对心肌梗死、心包大量积液的严重程度、发展所归、预后认识不足,未对心包积液进行必要处理;过错行为与患者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过错行为对患者死亡后果承担次要责任,过错参与度为30%。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在接诊时对患者进行了相应抢救,确认死亡后对患者家属交待了相关问题,履行了相关告知义务,不存在过错。结合以上事实,并参照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以及患者的诊疗情况,本院确认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的过错参与度为30%,应按照30%的过错比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诊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关于患者死亡告知规范,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原告住所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因同一年度统计内蒙古自治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宁夏回族自治区)标准,故对原告诉请的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内蒙古自治区2015年度城统计的上一年度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350元/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4456元(月工资为4538元)标准计算,患者沙尔扣生于1946年9月12日,死亡时的年龄为68岁,系城镇户口。本院确认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为340200元(28350元/年×12年)、丧葬费为27228元(54456元÷12月×6月)。
关于原告主张的交通费1465元、住宿费358元及鉴定费8000元的问题,因上述费用系患者为接受治疗及原告为进行诉讼、参加鉴定而必然产生的费用,故对原告的上述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诉请的护理费问题,因医嘱要求一级护理、陪护一人,考虑到患者住院期间由其家属陪同,现原告主张住院4天的护理费,本院参照2015年度统计的上一年度内蒙古自治区的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0251元,确定其护理费为441元(40251元/年÷365天×4天)。
关于原告诉请的住院伙食补助费问题,患者住院4天,按照每天100元标准计算,本院确认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00元(4天×100元/天)。
综上,按照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医疗行为的过错参与度,其应当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为111027.6元[(死亡赔偿金340200元+丧葬费27228元+交通费1465元+住宿费358元+护理费44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30%]。关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患者沙尔扣的死亡给原告造成了较大的精神痛苦,鉴于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的过错医疗行为,本院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元较宜,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应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111027.6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诊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不存在过错,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娜仁、阿荣高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合计111027.6元;
二、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娜仁、阿荣高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三、驳回原告娜仁、阿荣高娃对被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向原告娜仁、阿荣高娃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59元,由原告娜仁、阿荣高娃负担134元,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负担925元;鉴定费8000元,原告娜仁、阿荣高娃负担5600元,被告阿拉善盟中心医院负担24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张志华
人民陪审员白莉
人民陪审员杨伟红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日
书记员刘益辰

公告
一、本网站公布的裁判文书均为依法公开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在互联网上予以公开。
二、本网站裁判文书的公开为非盈利性质,公众可免费查阅;所提供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
三、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撤回。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相关法院依法定程序撤回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裁判文书的,可通知我司做相应处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