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故事

[日期:2017-06-23]   来源:绿色和平组织  作者:2013   阅读:23[字体: ]
2009年开始,神华宝日希勒露天矿的矿废水往草原上排放,只有三年时间,冲刷出20多米深50多米宽1000多米长的草原大峡谷,被冲刷的沙土复盖了下游的草原,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私人订制》首映的那天刚好是我从中石油辞职到绿色和平的两周年。电影看到最后十分钟雾霾出现的时候已经觉得很惊讶,再到呼伦贝尔草原上面因为挖煤形成的无数个“天坑”出现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掉了,头皮发麻,心神震撼,就和去年六月里第一次发现这些“天坑”的时候一样。在绿色和平的这两年见了许多环境破坏现场和污染受害者,但是“天坑”那个地方带来的视觉上的震撼和心里面的冲击感,还是独一无二的。第一次在呼伦贝尔草原腹地几个露天煤矿的土堆后面看到这些“天坑”的时候,它们密密麻麻紧挨着,大大小小一直绵延到天边,看不到头。我和三个同事爬到土堆最高处试图数出“天坑”到底有多少个,太多了数不出来。站在最高处只看得到蓝天白云下面是草原的一个个伤口。好难想象这片大草原是怎么经年累月地忍受这样的疼痛。而造成这一切的我们每个人,真的能够心安理得吗?
80年代开始呼伦贝尔草原上有100多个小煤窑在开采煤矿,经过十几年,一个个的塌陷大坑出现,使这片草原面目全非。曾经有当地牧民开拖拉机一家三口掉入大坑,拖拉机和人都找不到的悲剧。这组“天坑”的图片在去年七月被公之于众。几乎每一个看到它们的人都忍不住惊叹。还记得一个记者第一次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问我:“这是PS上去的吧?”还有媒体在报道这个地方的时候,直接说:“这里的坑坑洼洼,密集得就像是月球表面。”
而每次我对别人说到天坑,总是说:“这就是草原的伤口。”
挖煤除了在呼伦贝尔草原上形成了下陷的大坑,牧民还告诉我们,当地地下水水位也明显下降,草原缺水严重退化,还有挖煤造成的污染也使他们的好多牛羊得了怪病死去。实在活不下去要求煤矿和旗政府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往往得到的选项只有:搬到其他地方去。也就是所谓的生态移民。可是对于大多数牧民和农民来说,他们最需要的并不是移居到城市或者获得经济补偿,而是留住自己的家。从他们长远的生活来看,他们喜爱和习惯的还是与大自然亲近的生活,移居到城镇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更好的生活,而是彻底丧失他们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
而这似乎是这两年我和同事们近三十次走访在内蒙古草原上的时候,听到的最多的故事。从呼伦贝尔草原到科尔沁草原,从锡林郭勒到乌珠穆沁,从鄂尔多斯草原到包头。我们一次次看到过去老照片里面水草丰美的草场,天高云阔的农牧生活,正在被无序和无节制的开发摧毁性地破坏掉。
而最最可怕的是,要怎么样去生活的选择权,却从来不在农牧民手中。
还记得今年春天在鄂尔多斯草原上和老乡们聊天,他们说到这十年来怎么努力让煤化工项目不要耗尽他们的地下水,说到他们的生活怎么被永久改变了,说到他们真的没有勇气去城市里面生活,说到他们其实不想要赔偿,就想要回到过去,说了整整一天。他们哭,我们也跟着哭。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关注内蒙古,关注草原上正在发生的改变。我们反对的不是工业发展和现代文明,我们希望改变的是那些试图“控制自然”而完全不考虑对人和环境影响的发展模式。
而因为城市生活中太多琐事柴米油盐需要操心,我们总是试图用“环境破坏离自己还太遥远”来说服自己把注意力更多放在自己的生活本身,但当水源也污染了、防护林也被砍伐了、大气中全部是些对身体有害的颗粒、农产品中农药残留超高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环境保护并不只是为了花花草草飞禽走兽,而是为了我们的生存本身。
我和我的同事们常常说:在这片土地上,改变太难也太慢了,可是哪怕能够有一寸一毫的进步,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这么努力工作的意义。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